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青樹的慱客

珍惜自己 尊重別人 世界將變得更加美好

 
 
 

日志

 
 

导弹误射是对大陆的挑衅?蔡正元这么说  

2016-07-05 07:40:20|  分类: 臺灣政經論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正元

台军误射“雄风—3”导弹造成1死3伤后,率先在网络爆出此消息的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成为“行政院长”林全严查泄密的首要目标。蔡正元1953年12月出生在台湾云林县,是美国哈佛大学政府研究所硕士,并在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所攻读博士。2012年,他当选“立委”后宣布不竞选连任,2014年加入连胜文竞选团队任总干事,今年4月出任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在岛内素以反“台独”、反民进党著称。7月4日,蔡正元先生就台军误射事件接受了《环球时报》的独家专访。

“我不认识什么李姓上校”

环球时报:您是怎么得知台湾海军军舰误射“雄风—3”的消息的?

蔡正元:那个时候(7月1日早上)我正在开会,突然有一个不知名的人士传递了这个信息给我。平常也会有很多人发信息给我,但因为需要查证,也可能不那么重要,所以我通常不怎么搭理,但是这个信息对我来讲很突然。查证当然一方面是根据我的专业判断,另一方面是根据我过去对各单位运作状况的了解。查证结果显示,防务部门的人支吾其词,我确认应该是有这么一回事。所以立刻找资料,在脸谱上公布,没多久很多媒体记者跑去质疑,防务部门被迫答应当天10点钟,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后,公开举行记者会。假设我没有公布这个信息,他们大概还想掩盖下去吧。

环球时报:台湾“国防部”4日称已掌握证据,是某个“国军”李姓上校向蔡正元通风报信。您对此有什么要说的吗?

蔡正元:我不认识什么李姓上校,也不认识告诉我飞弹(即导弹)误射讯息的人,谈不上通风报信。至于传递信息的人叫什么名字,他是谁,我完全不知道,也不过问。我只关注这则信息的查证是否可靠。

环球时报:您当时把消息发在脸谱上,有没有想到泄密问题?

蔡正元:这根本不构成泄密问题。理由很简单,它涉及到民航安全和船舰航行安全,完全不构成泄密,反而是想要掩盖消息的人涉嫌渎职,更加严重。

环球时报:一些台媒提到,您透露的信息中只有“闯祸者是金江舰”是营外民众无法得知的。对于这一点,您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蔡正元:不晓得那是金江舰,其实是乱说的说辞,附近哪艘舰叫什么名字,大家其实都很清楚。而且当时刚好海军基地人员都在现场,他们8点钟集合完毕,在迎接领导。所以在那个时间点,有几百人在现场看到误射,这是个不可能掩盖的信息。防务部门和行政部门胆敢想掩盖,已经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环球时报:有绿营“立委”称出现误射事件与马英九时期“共谍案”频发有关。您怎么看?

蔡正元:现在台面上几个领导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父母亲在中国大陆赚了很多钱,他们却走上反对大陆的路。这种人,我替他们感到羞耻,对他的话不予置评。在他们看来,台湾只要是对民族大义说个两句话的人都是“共谍”,这种“心里四处是鬼”的人,你再是钟馗也应付不了,所以不理会是最好的方式。

环球时报:林全说要严查泄密,您是否接受了一些调查,或者受到一些压力?

蔡正元:完全没有。我对林全不予理睬,因为他只不过是个傀儡,没什么权力,只是在照本宣科表达立场,这刚好暴露他的无能。你想想看,这么重大的事情,如果你不想掩盖,会把它当机密吗?这种事情一发生,林全应该第一时间开记者会,表达歉意:一是向大陆方面表达歉意,并加以说明;二是向渔船受损和受害者及家属表达歉意,并承担赔偿责任;三是就他未管理好防务部门向所有人表达真挚的歉意,甚至自请处分。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他色厉内荏,反而要把矛头指向我,对此我热烈欢迎。他胆敢告我泄密,我就立刻告他渎职,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台军士气掉落海底

环球时报:台军把“雄风—3”这种战略武器射向西部。您是否认为这是蔡英文当局对大陆的一种挑衅?

蔡正元:这方面我倒没有证据证明到底是哪个人有这样的意图,当然也没有证据否认你的疑问。可是很明确,如果中间不是因为有渔船进入飞弹自动设定的寻标系统,飞弹应该是直接射向厦门的,厦门港所有船舰和建筑物可能受到更大祸害。因为飞弹攻击到渔船,渔船的顶层壁板非常薄,所以不会发生爆炸,但是厦门港的油轮、商船或建筑物的钢板和墙壁都非常硬,飞弹攻击下去会产生强烈爆炸,产生的损伤相当严重,会比过去几次台军发生误击更为严重。自从大陆1979年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同时宣布两岸停火以来,两岸曾发生好几次误击事件,但每次都是台军误击,解放军目前没有这样的记录,我觉得台军在这方面要深刻检讨。

环球时报:这次误射事件是台军军纪涣散的必然结果,还是一次偶然事件?

蔡正元:基本上不管是否与军纪有关,这是一次偶然事件到目前为止是可以确定的。但偶然事件也表明台湾领导阶层的管理有问题,要不然长久以来,为什么人数众多的解放军没有发生误击事件,而人数少得多的台军却发生好几次误射和误击呢?

环球时报:您能谈谈您所了解的台军是什么情况吗?

蔡正元:台军当然和其他军队一样,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不过台湾的政治变动因素太多,造成台军士气相当低落,他们在政治上饱受羞辱。台湾实施一种很奇怪的选举制度,一些人虽然逃避兵役,但是上上街头、喊喊口号,反对中国大陆和两岸交流,就可以参加竞选;一旦选上,他们到“立法院”对军队人员颐指气使,军队当然很不满,但军队没有声音,这种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另一方面,台军有二十几万人,只要有一个人犯错,一些人就会把他揪出来大肆批斗,毫不留情地践踏军人的尊严。前一段时间发生所谓的虐狗事件,竟然有一批民众冲到军营里,要军人下跪道歉,这对军人的羞辱可以说是空前的。所以台军的士气掉落谷底——应该不只是谷底,而是海底——是可以想象的。

环球时报:台军内部一直被认为支持国民党的比较多,反“台独”的声音比较大。目前台军“统独情况”如何?

蔡正元:这个很难确认。陈水扁执政8年,不断在台军内部拉这个打那个,玩各种政治手腕,就是要使台军去意识形态,甚至“台独化”;到了马英九执政,他却不敢对台军进行意识形态的调整,甚至故意与台军保持一定的距离,很多台军里原来支持蓝营的人对他不满。蔡英文上台后,正玩弄阴柔手段想让台军往“台独”方向走。哪一天台军变成“台独军队”,我一点都不讶异。就我目前了解的情况,台军朋友身心都很煎熬,很多人在军队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却不能够得到应有的荣誉。我特别在脸谱写了一封公开信给军人,对他们所受的苦表达关怀和安抚,目前我能做的就这些。

环球时报:对于“国防部长”冯世宽安慰误射死者家属的话,您有什么评价?

蔡正元:非常不妥当。他竟然安慰人家说,“感谢上帝,让我们损失到最小”。难道渔船的人就该死吗?我觉得他连最基本的安慰老百姓的能力都没有,这种人还能当防务部门的负责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而且他一辈子笃信济公,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跟上帝呼喊的说辞,实在很奇怪。

我是蓝营最强大的火力

环球时报:这次您被绿营认为是泄密源头,是否想过为什么会成为民进党的眼中钉?

蔡正元:这不意外啊。因为在蓝营,我的立场是最清楚、火力也是最强大的:一来我反“台独”立场相当坚定和强硬;二来我反民进党也非常清楚,绝不妥协。更重要的是,我拥有庞大的网络和媒体的发动能量,他们自然会锁定我为眼中钉。

当然这也和我作为本省人反“台独”绝对有关。我不是一般的本省人,大部分自称是台湾人的本省人大概都是清朝乾隆、嘉庆年间来台湾的,来台时间大抵不会超过200年,而我的祖先1621年就来到台湾,祖上都是渔民、农民和小生意人,属于清清白白的本省人,当然也是血统纯正的中国人,我们家是来自于福建泉州。最近有一批1949年来台湾的外省人的子弟突然变身为假本省人,纷纷想投靠绿营,谋取一官半职和个人私利,包括杨伟中(刚被开除党籍的国民党前发言人)、林全和周玉蔻(台湾媒体人)等。当很多老一代外省人被骂“中国难民”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讲话,我认为这些人的行为很可耻,他们等同于抗战时期的汪精卫。不过对于一万只猴子要来攻击我这只小老虎,我并不介意,也不在乎。

环球时报:您之前和邱毅先生被称为“正毅组合”,专门爆料绿营内幕。现在民进党上台了,您在这方面有什么计划吗?

蔡正元:倒没什么计划。之前在选举的时候,当时的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特别拜托我和邱毅帮他撑场面,因为那时候他的选战打得实在糟糕,但选举结束后,我们就没再来往联系,邱毅先生现在忙什么,我也不太了解。就我个人来讲,对的事情应该讲,有理念的事情应该主张,不能因为民进党执政、蔡英文当家就有所忌惮,这样不行。

环球时报:您出任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蔡正元:我本来准备花点时间学习孔老夫子周游列国,因此自从不再管选举事务后,就跑到西藏、湖南和云南走走。突然之间,洪秀柱主席给我打了电话,连战主席也鼓励我,希望我把这个工作接下来。对于国民党中央政策会,可能很多大陆人不了解。国民党的中央委员会基本是由党代表选出来的中央委员组成,而各县市议会的议员和“立法委员”等民选人员则组成政策会,目前由我担任执行长为他们服务,进行协调。

因为国民党现在的处境很困难,所以我特别宣布当义工,不领国民党一分钱,纯粹为目前蓝营摆脱困境奋斗。有人认为,政策会执行长在国民党内位阶排第三,仅次于党主席和秘书长,但我从来都觉得自己就是个小兵而已。

环球时报:您觉得洪秀柱和之前的国民党主席有什么风格上的不同?您对“国民党走向深蓝”的说法怎么看?


 

蔡正元:洪秀柱的处境比其他几任党主席更为艰困。国民党是第二次当在野党,却是第一次当少数党,而在野少数党和过去在野多数党的情形是不一样的,所以更加艰困。在我看来,洪秀柱主席是有主张、有信念、勇敢的女性,她经常说自己没有父亲、没有丈夫、没有儿子,是“三无女性”,所以要把青春奉献给党,把一生嫁给中国国民党。她的拼劲和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虽然我过去跟她交集比较少,但对她非常感佩。

至于“国民党走向深蓝”的说法,国民党本来就是从深蓝发展起来的,这没什么好讶异的,就像民进党从深绿发展起来的一样。每个党都有它的核心价值,国民党现在是要从深蓝往外扩,扩到浅蓝、中间甚至浅绿,这样成长的地盘才够。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