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青樹的慱客

珍惜自己 尊重別人 世界將變得更加美好

 
 
 

日志

 
 

菲律宾总统:南海仲裁后请中国不要开战  

2016-07-09 11:55:03|  分类: 世界政經論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在即,目前各方局势如何?一旦结果对中方不利,将导致什么后果?中国该如何出牌?

中国火力全开,全面出击

面对7月12日即将公布结果的南海仲裁案,北京方面全线出击。


从7月5日到7月11日,中国三大舰队精锐将在南海西沙群岛附近海域进行为期一周的实战演习,演习坐标覆盖整个西沙群岛海域——等到11日午夜时分,演习停止,参演部队和军方坐等天亮之后的南海仲裁结果。
同时,在7月5日,曾经担任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副部长的戴秉国在华盛顿出席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时强硬表示,“听说仲裁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出来就出来吧,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一张废纸!”“美方对南海问题的强势介入要降下来。中国人并没被吓倒,哪怕美国全部 10 个航母战斗群都开进南海,也吓不倒中国人!”

《人民日报》则刊文表示,美国不要在南海问题上冲撞底线。并警告说,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任性之举或许可以制造轰动一时的效应,但任何事情都是有底线的,一旦玩过了头就要付出代价。


仲裁结果恐对中国不利


按照现在的预估,海牙国际法庭7月12日发表的仲裁结果可能对中国相当不利。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菲方首席律师雷切勒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针对北京的裁决“将剥夺中国提出‘九段线’这一主张的任何法律基础”。

中国在南海的主张即是基于“九段线”,这条线覆盖了数以百计的争议岛礁、丰富的渔场和油气储藏。如果破坏九段线,就等于破坏了中国的核心利益。


如果判决结果对菲律宾有利,会发生什么?
对于这种情况,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示,如果在海牙的国际法庭就南海争端作出有利于菲律宾的裁决,菲律宾愿意举行谈判,而不是走向战争。如果仲裁结果对菲律宾不利,菲律宾会接受仲裁结果,遵守仲裁结果。

对于一些外国政府希望菲方在判决结果有利的情况下能够做出更为强硬表态的建议,菲律宾新任外交部长亚赛表示反对:“有许多微妙的细节,我们还并不清楚。最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判决结果对菲律宾有利,会发生什么?”——这正是在担心中国对其开战。


被逼到墙角的中国手里,还有一张王牌


其实,菲律宾的态度很重要。《中国日报》也对其发出过信号:“如果菲律宾能够对判决结果进行冷处理,北京方面愿意同菲律宾展开谈判。”所谓冷处理,就是放低身段与中国对话。但恐怕菲方依旧会在菲律宾主权和仲裁结果的法律性方面,继续做文章。
我们再看一看中国的军演。目前,中国确实现在是用军事手段来表示对于仲裁的藐视,不管是有利还是不利,都表示不接受,即便是通过军事手段解决问题,也表现出在所不惜的态度和立场。

当然,这样做是有一定风险的。但是,当美国航母轮番上阵,日本用断绝援助的手段逼东盟国家同中国较劲,还有美国和菲律宾通过操作仲裁的手段,强行推翻中国的声索。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中国已经被逼到了墙角。虽然在外界眼中,使用军事手段有些失去理智,但这确实是一张王牌。


菲外长:我们需要秘密特使


其实,一如我前几天说过的:目前最担心当前局势的,不是中国,而是菲律宾和美国。菲律宾外长亚赛在接受《菲律宾商报》采访时就曾表示,菲律宾现在需要一个特使,就南海争端与中国通过秘密渠道进行对话。

其实,历史上曾经有过菲律宾特使来到中国。在阿基诺担任总统的时候,菲律宾参议员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就曾负责与中国进行秘密谈判。然而在今年5月,阿基诺三世和参议员特里兰尼斯遭到杜特尔特阵营指控犯有“叛国罪”和“间谍罪”,因为他们在黄岩岛“对峙事件”中曾进行“秘密谈判”,泄露了国家机密。

如今杜特尔特当政了,他也得派特使就南海争端和中国进行秘密渠道的对话。那么,这位特使可能是谁呢?要知道目前,菲律宾在北京连驻华大使都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